职教信息
刘积仁:数字经济与职业教育
信息发布:西安职教联合会 信息部       发布日期:2022-09-23       浏览量:354      

数字经济与职业教育

——在世界职业技术教育发展大会职业教育数字化转型发展论坛上的演讲

1.jpg

各位专家,各位老师:

大家好!很高兴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数字教育、数字经济和职业教育发展的理解。

数字经济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我们看中国整体的经济发展,数字经济将会成为中国社会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支撑。事实上,我国经济经过了几十年的高速增长,在过去几年已经变成中速,整体速度减缓。如果要看未来,下一个5年计划主要推动力来自数字经济,过去几年主要的增长也来自数字经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才对数字经济的支撑就变得十分重要。

人才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动力。对于数字经济的度量有几种方法:一种是产出法,就是传统的GDP。一种是投入法,是对数字经济投入了多少资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度量数字经济的方式,就是人才法,一个国家、一个城市有多少人从事数字经济,这一点对人才培养十分重要。比较各个城市,有多大的数字经济规模和这个城市有多少从事数字经济的人口有极大的关系。

数字经济将成为新业态、新职业、新岗位的密集地。数字经济正在改变传统的职业结构,我认为未来有几大趋势:传统的有一些工作会消失,还有一些工作会大规模削减人数,还有一些工作是我们到今天为止还认识不足的,未来需要大量的人才需求,比如说数据处理的工程师,比如说在元宇宙空间制造数字实体的工程师,比如说在互联网创新模式下产业融合的专门人才。今天,医学科技数字空间里需要大量人工智能算法的训练,亟待培养既懂医学又懂医疗影像学的人才。

今天,培养一个数字人的成本大概在100万人民币,未来人工智能的支持,可能变成几十万或者几万。但是,做一个数字人需要很多的人,我们看到这些工作正在产生飘移。我经常开玩笑,现在有的专业,已经注定了毕业时候没有工作机会;还有一些专业入学的时候有点机会,毕业的时候就没啥机会;还有一些专业,未来有极大的机会,今天还没有培养这些人才。

职业教育是城市发展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数字经济有极大的区域性色彩,我们认为数字经济会把一些城市的经济边缘化,比如说电子商务总部在杭州,其他地方没有机会。当数字经济和行业结合的时候,比如说跟医疗结合,那么它一定是本地化的。跟养老结合也一定是本地化,所以从这个方面来看,数字经济无处不在,我们培养的数字经济人才对所有的城市都有极大的机会。

职业教育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包括知识鸿沟、职业鸿沟、区域鸿沟,还有生态鸿沟。在这个过程中,从大学或者职业学校来看,最大的挑战是师资队伍。师资队伍的不均衡发展,质量的不一致,导致了培养学生的不一致。这个问题十分难以解决,因为在北京在天津的老师和在其他城市的老师水平不同。解决这个鸿沟的一个根本手段也是数字化技术,我们过去的教学有一点艺术,每个老师可以根据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来教授一个课程,但是未来我们需要工程化、平台化,把这些老师能统一到同样一个水平。

面对新职业、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的变化,这是对所有教育不仅仅是职业教育的巨大挑战。做一个信息技术、新技术的企业,每一年人才的流动在15~20%的时候,比如说一个企业有5万名员工从事数字技术,每一年流出的人就是5000人。今天大学生就业还有困难,这个问题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提醒。

第一,数字技术的教育将成为职业教育的基础教育。任何行业都是数字化的行业,任何一个学校都应该把数字化的教育当成和外语一样的基础教育。数字化将是所有行业的表达,我们看到的所有行业,无论是基础设施、社会治理、生产方式、工作方式、生活方式,所有行业都离不开数字化的技术。未来,所有的职业教育都与数字化相关。这是我们第一个要认知的。

第二,必须用数字科技来变革职业教育。我们的教育不能够肆意地让一个老师的能力变成教育的质量。必须是一个平台,必须精准,必须用数字化的度量。我是一个老师、我有这个水平,我的学生就有这个水平,这个时代要彻底的通过数字化技术得到改变。所以,要用数字化的技术和方法来定义培养目标,要用数字化的技术和平台来推动教育的同质化。也就是说,让一个学校所有的老师质量接近,不同的学校质量接近,不同区域的质量接近。这一点很重要。

数字化的教育就要有数字化的度量。现在可以用技术精准度量每一个学生学习的效果,每一个老师交付的效果。因为教育也是个服务产品,我把它叫做QCD,质量、成本和交付,对教育同样重要。另外,就是职业教育与社会的融合,刚才各位老师讲到的和产业的对接就十分重要,我们要解决就业的问题。

东软本身就是从大学里走出来的,可以说没有东北大学就没有东软的生命。那个时候创业,东北没有学生、找不着人,我们和东北大学几个专业合作,做了东软的加强班。我们连续几年从东北大学获得学生,给予了东软发展的动力和生命力。到今天,随着后来发展,我们又在成都、大连和广东办了三所大学。今年,三所大学已有5万多名大学生,90%的学生学的就是数字技术、数字化的专业。我们有教育部的7个重点专业的学科,覆盖了学校60%多的专业。现在中国也有400多所大学,包括985、211,还有一些职业学校,用我们学校的教材和平台。这一点我们也感到十分的兴奋,因为我们来自产业,东软做软件、做智慧城市、做健康医疗科技,这些都变成了平台,变成了内容。

我们的教学主要有以下方式:第一,有自己的方法学,即TOPCARES,就是要精准定义培养目标、培养结构、培养内容,要精准地定义到每一个步骤,这是度量每一位老师、每一位学生效果的基础。我认为,教育不能把方法学变成每一个老师自己的创造。我们可以把老师的创造变成我们持续的方法论,但是这个过程是一个持续迭代发展的过程。我们用数字化的技术来保证目标可靠地实现,不是用每个老师的目标来实现、老师的努力来实现,而是一个平台、一个手段来约束老师的交付过程、度量他的行为。我们大学里有一个大学生创业中心SOVO,student office venture office,培养了一批大学里面的创业者,同时又和城市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合。

这个时代是一个教育变革的时代,教育最大的变革是为学生创造价值、创造就业机会。对于东软最大的挑战,就是不能让学生来解决老师的就业,我们的使命是让学生通过教育获得更长远的发展机会。

(刘积仁,为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来源 |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